文苑撷英

张静云 散文——《杏熟了》

作者: 张静云     时间: 2020-08-18     点击: 查询中    分享到:

杏熟了


对于故乡,几乎每个人都会都刻骨铭心的感受。拿破仑说,哪怕蒙上他的眼睛,凭借嗅觉,他都能回到故乡科西嘉岛。因为那里的风,总带着一种植物的独特气味。和他一样,在这个夏风习习、夏意浓浓的季节,我也闻到了这种专属于我的特殊气味--故乡杏的甜味。

我的家乡杏林,坐落在宝鸡市扶风县的一个小镇上,因医家石泰住此为人医病,治病不收报酬,凡经他治愈之患者,只需为他种杏树一棵,久之,杏树成林,因而得名。所以,在老家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在院子或者果园种上一两棵杏树,我的家里就有一棵。

每年这个时候,老家苹果园里的杏便慢慢地成熟了。挤在一起的杏子把树枝压得低低垂垂,就像一顶绿色的大伞,绿里发青,青里带白,白里泛黄,黄里渗红的杏像一个个调皮的孩子,将脑袋从一簇簇绿叶中伸了出来;杏树底下是奶奶最得意的菜园,一辈子勤劳的奶奶总是把自己的菜园打理的井井有条,除草、施肥、搭架、浇水,好像一有时间,她便泡在菜园里。等到夏收过后,黄瓜、西红柿、茄子、辣椒、豆角……便相继成熟,酸甜可口的沙瓤西红柿、味正香脆的黄瓜等都是现在再也吃不到的味道。

家里的杏具体是什么品种我已经记得不大清楚了,只知道它未成熟时是微甜的,等到变黄,变红成熟反倒带了些许酸味,而且越红越酸,很是奇怪。但因为家人都不太喜酸,所以家里的杏基本装进了我的肚子,如此一想,当时真该感念这颗品种怪异的杏树。

奶奶常说:桃子养人,杏子伤人,李子树下埋死人。因此家人一次只允许我们吃35个杏,再多就不给了。可嘴馋的我总是认为家人在危言耸听,几颗水果怎么可能要人命呢?所以我总是趁家人午睡打盹的时候,悄悄潜入果园,偷摘一些来过过瘾。一次、二次、三次,时间长了,伸手能够到杏的地方全被我搜刮的干干净净,于是抱着树干晃,抬脚有力踩,甚至找根棍子打,反正是想法设法也要吃到。捡起掉落在树下草丛中的杏,来不及擦拭便直接咬一口,汁多肉厚,香甜可口,两三口便只剩下了圆润的杏核;有时候稍不注意,黄色的果汁就顺着嘴角滴在了衣服上,留下了许多没法掩盖的偷吃证据。直到有一次,因为吃得过量,晚上上吐下泻,最后竟引起了高烧,搞得家人大晚上还要送我去村卫生所打点滴,爸爸生气的要将杏树砍了去,看着家人焦急担心的模样,我第一次觉得杏好像也没有那么好吃。

那次病好之后,我渐渐地不再那么喜欢吃杏了,相反迷恋上了吃杏核。可能是因为杏核越嚼越醇香,也可能是杏核没有那么伤身体。

见我如此,妈妈便去地里,把被鸟啄烂的、晒伤的、有虫的坏杏全部捡回家,然后掰开把核挖出来,再冲洗干净,然后用榔头砸开。砸核是个技术活,有时候有力过大,杏核被砸碎,妈妈便自己捡起来挑挑里面夹杂的壳,倒进嘴里,给我的永远是一颗完整的、饱满的杏核;有时候因为杏核沾水在砸的时候总是会滑溜,所以经常是一边砸核,一边找核,有一次被大姑父瞧见了,他便找来一个板砖,在横面上凿一个杏核大小的洞,将杏核卡在洞里,既防止了滑溜,还防止因为力道不均而把杏核杂碎,可谓是一举两得,也让我对这个能说会道,孝老爱亲的大姑父刮目相看。

就这样,杏树和我们兄妹三人在一年年的长大,爷爷奶奶却因生病相继过世,父母也去了城市帮哥哥带孩子,家里不得已便把三亩地的苹果树全部挖了,包括那颗承载着童年欢乐的杏树,还有已经杂草丛生的菜园。

(陕焦公司  张静云)

上一篇:马永团 摄影——《火烈鸟》 下一篇:亚东 诗歌——《请别再抱怨 我的朋友 (外一首)》
a片毛片免费观看 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香港经典三级 电影大全免费观看